订购电话:010-86008600

五大行上榜 楼盘内保外贷为重灾区

  2018年以来,国家外汇管理局对各类外汇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高压态势。根据新京报记者统计,2018年全年,外汇局分6次通报了130起外汇违规典型案例,罚款金额总计3.28亿元人民币。2017年全年,外汇局通报4次,共计63起外汇违规典型案例,罚款金额总计1.63亿元,2018年通报案例的数量是2017年的两倍,罚款金额翻了一番。

  50个银行违规案例中,共涉及25家银行,五大行全部上榜,内保外贷、转口贸易为违规违法重灾区,多家银行未尽职审核贸易真实性;企业的主要违规行为是逃汇,罚款金额排名前7位的案例均为逃汇案,第三方支付成重灾区;为购买境外房产,个人“蚂蚁搬家”式逃汇案频发,其中最多的一位使用了173人的个人年度购汇额度,非法转移资金合计6199.21万元人民币。

  从外汇局通报节奏上来看,下半年通报违规案例的频率明显提升。2018年全年,外汇局共通报了6次外汇违规典型案例,上半年仅通报了1次,另外5次通报均发生于下半年。

  2018年以来的六次通报,共通报了130个违规案例,罚款金额共计32842.94万元。从涉案主体来看,130起案例中,50起为银行分支机构违规,44起为企业违规(包含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学校),36起为个人违规。其中,银行的罚款总额最高,为14289.38万元;企业的罚款总额为12002.39万元,个人的罚款总额为6551.17万元。

  2018年全年,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累计下跌3538个基点,跌幅5.43%;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累计调贬3553个基点,跌幅5.18%。与2017年相比,2018年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和人民币中间价全年变动均由涨转跌,主要下跌均发生在下半年。

  2018年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向波动态势加大。2018年年初,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路走高,2018年2月7日创下最高点6.2519,为2015年8月汇改以来新高。2018年3-4月,基本维持在6.3上下波动。4月底,在岸人民币开始进入贬值通道,6月底跌破6.6,8月起基本维持在6.8以上,直至10月31日达到6.9780,刷新逾十年新低。此后,人民币小幅调升,12月基本维持在6.9以下。

  其中的50起银行违法违规案例,共涉及25家银行,包括5家大行、8家股份制银行、7家城商行、5家外资银行。

  从案由来看,银行外汇违法违规的主要原因是未尽审核责任,业务重灾区依然为内保外贷业务和转口贸易业务。其中,违规办理内保外贷案例共21个,几乎占到银行违规案例的一半,五大行中交行、建行、工行、农行4家上榜,股份行中光大银行601818股吧)、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渤海银行招商银行600036股吧)上榜,其中民生银行的5家分支机构的案由全部为违规办理内保外贷。

  罚款金额最大的案例均出自内保外贷,包括3个千万以上罚单以及4个500万以上罚单。银行违规主要体现为在办理内保外贷签约及履约付汇时,未按规定对债务人主体资格、贷款资金用途、预计还款资金来源、担保履约可能性及相关交易背景进行尽职审核和调查。

  与转口贸易相关的违规案例13个,平安银行000001股吧)的3家分支机构全部因为转口贸易违规被通报,南洋银行的2家分支机构也是转口贸易违规。在转口贸易中,银行的违规行为主要是未按规定尽职审核转口贸易真实性,在企业提交虚假提单、失效提单、重复提单及虚假合同的情况下,违规办理转口贸易购付汇业务。

  另外,贸易融资、经常项目资金收付等业务中,也有银行未尽审核职责,凭虚假或无效资料为企业办理贸易融资业务、预付货款付汇业务、预收货款结汇业务等。

  个人业务中,银行的违规行为主要是为个人办理分拆售付汇业务,因此缘由被罚的案例共有5个,涉案银行包括中行、建行、工行、招行等银行。其中,招商银行济南分行在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一年半的时间内,利用多达702名境内个人年度购汇额度,为客户办理分拆售付汇业务。

  五大行全部上榜,其中交通银行601328股吧)被罚款金额最大,达到2301.04万元。交行被通报4个案例,涉及3家分支机构,其中交通银行厦门前埔支行被通报两次,共计被罚1740.3万元。

  2018年7月24日交通银行厦门前埔支行因违规办理转口贸易被罚款600万元,同时暂停对公售汇业务三个月,并责令追究相关人员责任;2018年8月31日,该支行又因违规办理内保外贷被罚款1140.3万元。此外,建行的3家分支机构共被罚519.03万元,工行的5家分支机构共被罚346.81万元,中行的3家分支机构共被罚182.86万元。

  8家被通报的股份制银行包括平安、光大、民生、渤海、招商、浙商、恒丰、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其中,股份制银行中总计被罚金额最大的是民生银行,达4701.77万元。民生银行共有5家分支机构上榜,其中,民生银行厦门分行被罚2240万元,为所有银行违规案例中罚款金额最大的,也是全部130个案例中被罚金额最大的。被罚金额第二大的股份行是招商银行,被罚1218.91万元,包括济南分行、泉州分行等5家分支机构。

  城商行和外资行的罚款金额相对较小,每家银行被罚均不超过千万。外资行有5家被通报,包括东亚银行、南洋商业银行、汇丰银行、企业银行、韩亚银行,其中被罚金额最大的是汇丰银行,汇丰银行北京分行因违规办理内保外贷被罚842.22万元。

  企业的主要违规行为是逃汇,罚款金额排名前7位的案例均为逃汇案。在外汇局2018年通报的44起企业外汇违规案例中,31起案由为逃汇,6起为非法结汇,3起为违反外汇管理规定,另外非法套汇、擅自改变资本金机构、虚假贸易融资、外汇违规汇入各1起。

  在企业逃汇案例中,被罚金额最大的案例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智付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下称“智付公司”)逃汇案,7月24日国家外汇局通报中,其被罚1530.8万元人民币。据上述通报,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智付公司凭虚假物流信息办理跨境外汇支付业务,金额合计1558.8万美元,外汇局称其“严重扰乱外汇市场秩序,性质恶劣”。

  这不是智付公司第一次被罚,除了国家外汇局,其还被外汇局深圳市分局处罚过。2018年5月15日,外汇局深圳市分局通报,智付公司为境外多家非法黄金、炒汇类互联网交易平台提供支付服务,通过虚构货物贸易,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跨境外汇支付业务。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对智付公司给予警告,罚没2561.38万元;外汇局深圳市分局对智付公司给予警告,罚款1590.80万元。

  另一家支付机构也因逃汇被罚,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通过系统自动设置办理分拆购付汇,金额合计159万美元,被罚107.45万元人民币。

  罚款超千万的企业逃汇案还有两个,分别为天津滨海海通物流有限公司逃汇案、大连哥伦比亚谷物商贸有限公司逃汇案,两家公司虚构转口贸易背景对外付汇,前者对外付汇4651.8万美元,被罚1105万元人民币,被外汇局定性为“严重扰乱外汇市场秩序,金额巨大,性质恶劣”;后者对外付汇3355.88万美元,被罚1071.27万元人民币。

  企业的非法结汇行为主要表现为虚构合同或出口报关单,办理资本金汇入或贸易融资并结汇。其中,罚款金额最大的是南京萨穆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构造虚假合同办理资本金汇入并结汇3460万美元,被罚429.89万元人民币。有意思的是,外汇局2018年通报的6起为非法结汇案例,涉案企业全部来自江苏省。

  除此之外,还有两所学校被通报逃汇,分别为淄博高新区外国语学校、淄博修文外国语学校,分别被罚款40.25万元、32.31万元。两家学校违规原因均为分拆购汇。淄博修文外国语学校相关负责人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主要是因为外国语学校有国际项目,学生出国游学或夏令营需要的外汇很容易就会超过5万美元,此前地方政策较松,学校一般用家长或亲属的购汇额度来购汇。

  在36起个人外汇违规案例中,最常见的案由也是逃汇,共有18个分拆逃汇案例;另外,还有15起非法买卖外汇案、3起私自买卖外汇案。

  分拆逃汇的常见手段是利用多人的个人年度购汇额度(每人每年5万美元)将个人资金拆分然后汇至境外账户,通常被称为“蚂蚁搬家”。其中最多的一位使用了173人的个人年度购汇额度。

  分拆逃汇和非法买卖外汇的背后,有8起案例的目的均为购买境外房产,其中5起案例通过分拆逃汇的方式,3起案例通过非法买卖外汇的方式。转移金额最大的一起为吉林籍隋某逃汇案,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半年时间内,隋某利用173名境内个人的年度购汇额度将个人资金分拆购汇后汇往境外账户,用于购买境外房产等,非法转移资金合计1205.65万加元,按目前汇率合人民币达6199.21万元。

  另外,还有人向境外转移资产的目的是偿还境外赌债。8月31日通报的浙江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是所有个人外汇违规案例中罚款最高的,被罚款1418万元。据外汇局通报,2012年6月至2016年9月四年多期间,夏某将14188.45万元人民币打入地下钱庄控制的境内账户,通过地下钱庄兑换外汇汇至境外账户,用于偿还境外赌债。

  张大伟认为,房地产市场从过去十几年的调控历史看,最核心的房地产政策是信贷政策,针对多套房的信贷限贷政策是不是收紧决定了楼市政策的力度,在过去宽松周期,认房不认贷,或者普遍性的不约束多套房贷款,使得市场杠杆率过高。只要信贷政策不出现明显变动,其他政策的调整对楼市影响非常有限。

  按照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数据,2018年全年房地产调控合计450次,刷新历史记录,同比2017年上涨75%。2018年也成为历史房地产调控政策最密集的年份。

  其中,珠海允许非珠海市户籍人才购房缴纳社保降至1~12个月。广州则明确自2019年1月1日起,可用公积金在毗邻城市购买首套房。

  原标题:一个月内9城楼市政策微调,今年房地产市场进入“换挡期”山东菏泽取消一二手房限售的举动被市场解读为打响楼市松绑第一枪,在菏泽之后,陆续又有不少地方楼市政策出现微调,楼市是

  与此同时,五大行还紧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行业信贷风险。季报显示,中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能过剩行业贷款占比下降,房地产行业信贷增速同比大幅降低,三类贷款的不良率均低于整体水平;交行减退有潜在风险的贷款322.1亿元,其中房地产等重点风险领域减退占比达49.7%;工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较上半年进一步下降。楼盘

  此前银监会公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不少人士担心将会冲击银行理财产品的销售收入。赵锡军认为,目前市场上对理财产品的需求非常旺盛,银行应该在合规的范围内创新理财产品,以适应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市场规范了将更有利于银行发展理财业务,而不会导致银行理财产品销售下降。”

  今年以来,银行流动性压力激增,揽储大战异常激烈,但银行存款增速仍不理想。根据上市银行三季报分析,不少银行存款减少的趋势更是引起了市场关注。中行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该行存款余额为7.97万亿元,比6月末大幅减少了1256亿元;同样,农行和中信银行也分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存款流失。

  根据五大行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超5400亿元,其中工行以税后利润1639.78亿元蝉联“最赚钱银行”桂冠,紧随其后的是建行实现净利润为1392.07亿元,农行净利润达1007.76亿元,中行税后利润为1012.84亿元,交行净利润384.16亿元。

  据合富大数据统计,预计2019年广州二手楼市的成交主力仍以“刚需”买家为主,因此,中小户型物业仍将是二手楼市的成交主力,而两房、三房单位还是会占据较高的成交占比。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今年亚运城板块表现相对“坚挺”,业主心态依旧强硬,议价、让利空间幅度较小,但二手成交仍然保持活跃。

  分析认为,市场上三大因素导致二手成交放缓。首先,信贷环境趋紧,置业成本增加。2018年楼市信贷环境偏紧,利率的上调,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市场需求。其次,客户观望情绪升温,入市热情减弱。2018年置业客户有持币观望心态,购买周期亦有所延长。第三,业主放盘积极性偏低,客户可选择盘源少。

  据广州中原研究发展部统计,2018年广州一手公寓库存量超500套的项目超25个,占总体的81%,秒速赛车娱乐:其中2018年零网签的项目就有20个,网签量低于100套的有29个,上述两项占比达66%。例如敏捷尚品国际、越秀国际总部广场及金山谷创意园等项目,可售货量超1000套,但2018年网签量均低于100套,属于“去化艰难”的水平;又如佳兆业城市广场、碧桂园从化1960、逸合商务中心、朗豪大厦等项目,可售货量在500-1000套的水平,但2018年均零网签。面临如此大的库存量,短期内大部分项目不具备涨价条件,相反,开发商会更主动迎合新政利好积极推货,甚至释放一些优惠。

  广州链家研究院预计,广州二手房市场2019年下半年的成交活跃度将优于上半年,2019年全年的二手住宅过户量有望达到11.6万套的规模,比2018年增加13%,成交热点高度集中在广州东部的增城、南部的番禺和海珠以及北部的花都;全市二手住宅成交均价在3.4万元/㎡左右,比2018年轻微上升4%,次新房仍是成交的热点对象。此外,广州中原研究发展部指出,面对新房市场自2018年四季度优化限价、加大供应、改善新批网签行政效率的情况,以及商服物业开始松绑,2019年二手市场面临的竞争环境将更加激烈,新房、公寓未来均可能直接分流大量二手市场需求,若二手市场再不出台优化机制、市场风险将加剧。

  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严打“双合同”、改善新批网签效率、公寓“松绑”可售个人等楼市动作,对于买家来说,购房首付压力降低了、拿证更快了、置业选择更多了等等,置业可谓利好不断。而步入2019年,广州一手商品房市场发展将更稳健,市场供应将继续维持高位,买家选择更多;与此同时,随着2017年“330”政策后,一批因社保或个税“满3但不足5”而无法在广州置业的非广州籍买家,即将在2019年3月后,陆续符合“5年社保”的购房要求,预计可望为广州一二手楼市带来可观的新增需求。公寓方面,政策调整虽带来置业利好,但因产品库存量庞大,短期内多数项目并未具备涨价条件。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据广州市住建委网站公布的数据,2018年1-11月,广州二手住宅成交量仅94899套,与2017年1-11月的125733套相比,出现24.5%的降幅。合富研究院分析指出,对二手房业主来说,“反价”已成过去式,“让价”成为主流;对二手房买家来说,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对买家是有利的,但买家“压价”的幅度远大于业主可以接受的“降价”幅度,造成市场交投的胶着。

  “英国楼市长期供应不足,尤其是伦敦地区,每年新建住房远远无法满足新增的实际需求。只要房价下滑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买家入场抄底。”范慧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