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购电话:010-86008600

杭州半年楼市众生相:全民摇号潮水退去中签者

杭州半年楼市众生相:全民摇号潮水退去中签者

详细介绍

  杭州楼市这半年,参与摇号的共有43万人次。这个恢弘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揪心的买房故事,是一幕幕关于摇号的悲喜剧。

  进入2017年,杭州楼市就被传迎来降价潮,其中还流传一份“降价榜单”,榜单中有楼盘降幅高达69.55%。

  摇号之初的3个月,是全民“社会摇”时期。为了买到房子,购房者们不辞辛劳大热天辗转多处排队冻资或摇号,其中既有同时摇中多个热门楼盘的“天选之人”,更有经历了30次摇号“长跑”才首次中签的购房者;如今行情生变,很多中签的购房者却迟疑了:现在买房会不会套牢?

  网友评价:国世平是发改委派来调控房价的,其用意是煽动土豪把手里大把的房子抛售干净,大幅提升供应量,并抑制投机性炒房,促使房价下跌,如此我等贫下中农才买得起房子。你们没体会到其用意,在这瞎辟啥谣啊?懂点知识收住不说会死啊!哀其不幸,怒其装逼,世平兄含泪捶胸啊!

  从去年一直持续到年初的号子费和捆绑销售,以及市场上屡见不鲜的托关系,终于在“摇号时代”戛然而止。

  摇号政策最受益的无疑是刚需购房者。小L就是其中一位。来杭5年,好不容易有点积蓄的他,去年就开始在余杭区各楼盘看房,“去年很多楼盘都是捆绑车位销售,动不动就全款,根本买不起;有些则要托好几层关系,刚来杭州几年,哪有这么广的人脉?”小L当时看了一圈房子,心情有点绝望。

  但今年4月初出台的摇号细则,让小L重燃希望。“首付只需三成,而且不得捆绑车位。这意味着均价2万元/平方米左右的楼盘我都可以去摇,摇到了是我运气,摇不中也不怨人。”

  “我最先参与摇号的楼盘是红盘融信澜天,400多套房子,中签率3.4%,虽然无房户倾斜40%,不过很遗憾我没摇中。我记得当时还特地请了一天假,准备各种材料,银行都跑了三次。”小L说。

  刚开始没有经验,但经过一次摇号之后就掌握了诀窍,之后先后摇了万科劝学里、融创金成江南府,终于,8月他摇到了红盘中国铁建西湖国际城,“换作是去年,这样的红盘,我恐怕连门槛都够不到。”

  业主从新和站快站出发,快线站去到天河北,节省大量通勤时间,拒绝匆忙和拥挤。

  虽然,中国铁建西湖国际城25000元/平方米左右的价格超出小L的预算,不过,小伙伴一致劝他咬咬牙买下来。“有朋友甚至愿意借我钱,说这么低的中签率,摇中等于中彩票。最后我买了套4楼价格相对较低的房源,几乎所有积蓄都做了首付。选完房子后的一周,手头所剩无几,天天都是朋友请我吃饭。”

  根据央行报告,2017年末房地产贷款余额占各项贷款余额的26.8%,一旦房地产市场出现剧烈波动,银行业将直接面临信用风险。

  对于小L这样的刚需来说,摇号给了他希望,给了他公平参与竞争的机会,也让他圆了置业杭州的梦。

  摇号不仅让刚需客看到了机会,投资客也关注到了“打新股”一般的红利,尤其是那些红盘,因为跟周边二手房价格严重倒挂,摇到就相当于赚了上百万元。在这巨大的套利空间诱惑下,有人甚至已经摇号了几十次。

  F先生是某热门红盘的置业顾问,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近半年来他转发最多的一首歌曲是《凉凉》,就像这首歌里唱的一样,他的摇号经历可以说是一路“凉凉”。作为房地产一线从业人员,他自然对哪些楼盘值得摇号、值得投资有所了解,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直到经历了30次摇号,他才第一次中签了自己心仪的楼盘。

  “如果摇中地段好的楼盘就自住;相对差一点的就投资,等交房了再加点钱进行置换。”对于自身的需求,F先生考虑得还是比较明确的,因此他参与摇号的楼盘几乎都是有价格红利的热门楼盘,从良渚到未来科技城,从三墩到丁桥,从奥体到新街,这半年来,几乎每个板块的热门楼盘开盘他都不缺席,直到上一次中南君奥时代开盘,他才终于首次中签。

  “最多一天报名了3个楼盘。”F先生告诉记者,此前他卖掉了手头一套房子,为了摇号冻资,还从银行贷了一部分钱,“摇了两个多月,除掉资金本身的成本,再加上要还贷款利息,亏了两三万是肯定的。”

  而自进入成都以来,仲量联行工业、物流及产业园区部参与了多个区域地标性产业园的项目开发以及策略,包括新川创新科技园、中铁轨道交通高科技产业园、成都天府软件园三期、生物医药孵化器、武汉东湖高新集团红莲湖项目等。同时,还协助各大企业进行项目选址,比如澳新银行、埃森哲、DHL、沃尔玛、安姆科、德尔福、阿克苏诺贝尔、尼玛克、珀金埃尔默仪器等;以及协助工业地产开发商及投资基金在成都区域进行投资,例如维龙、嘉民、领盛、腾飞、丰树等国际性的工业基金。

  捷宏润安工程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吴虹鸥女士介绍了PPP项目全过程投资控制和管理的方法。PPP项目与传统模式的建设项目相比,在投资控制和管理方面更为复杂。PPP项目需要对负责项目建设和运营的社会资本进行招标,投标报价不单只含建设成本,运营成本或运营补贴也是其主要部分,合理利润率和年度折现率也成为新的竞价指标。项目建设和运营期间的绩效考核指标设置的是否合理,也关系到政府财政支出的绩效和财政资金使用的效率。因此,咨询单位应将PPP项目全过程投资控制和管理作为重点工作内容,为PPP建设模式服务。

  “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他的心态倒一直不错:“我们好几个同事和我一样,摇了20多次都还没中,现在还有人在接着摇。因为自己做房地产,之前就判断杭州会跟其它已实行摇号的城市一样,到年底二手房会有所下跌,有些购房者两三次没中签就转而去买二手房,其实太过着急了。”

  不过,可能是摇号次数太多,F先生表示虽然第30次摇号中签了,但已经没有激动的心情了。

  与F先生的屡败屡战相比,曾在今年6月轰动一时的周某,真的可以说是“天选之人”。

  关注过当时新闻的读者应该还有印象,他用名下三个公司的名义参与了多个热门楼盘的摇号,并屡屡中签。短短一周内,他中签了九龙仓珑玺三个名额,按照当时珑玺项目15%的中签率来计算,概率只有0.3%左右,再加上万科融信西雅图、滨江金茂府他也各中一个名额,可以说是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以周某为例,报名的热盘中有多个楼盘是同时入市的,经记者测算,他同时参与这些楼盘报名,所需资金成本超过2000万元。

  国内城市综合体首家实战型全产业链全程运营服务机构,专注于商业地产、城市综合体、新型城镇化、房地产综合开发的策划规划、投资管理、招商及销售代理、委托运营管理。连续多年荣获“中国商业地产最佳服务商”荣誉。总部北京。

  从时间上来看,周某注册这三家公司的时间,是在摇号政策出台后,或许他就是冲着摇号来的,为了提高自己的中签率。并且他也有这样的资金实力,可以在多个楼盘冻资摇号并一次性付款买房。

  项目紧邻国家4A级景区九龙湖度假区,是广东省内最为人熟知的欧洲小镇!

  据统计,截至2018年9月,越秀区有幼儿园118所,在园幼儿31624人。其中,公办园47所,占比39.8%;民办园71所,占比60.2%;公办园与普惠民办园占比保持在83.1%。然而,即使该区已达到“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占比达到80%以上”的目标,但面对二孩时代的到来,学位仍有一定的压力。

  “哪里有什么猫腻,我们都是按照相关规定参与登记和公证摇号的。这几个楼盘和房产公司的人,我们都不认识,也没有托过关系,纯粹就是运气好。”周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

  吃货老广的狂欢来啦!广州国际美食节来了,今年开设了“米其林专区”

  在仲量联行的现场咨询中,询问企业的问题面面俱到。在所有的调查询问中,仲量联行最先问的都是政府对于投资商的“服务”是否到位,以及有什么样的优惠政策。“我想问一下,你们平时办理落户的相关手续,整个流程是否顺利,用时多久?”“我们从提出申请到确定创建物联网园区,也就大半年的时间,现在园区已经开始动工建设了。双流对投资者的服务很到位,审批程序还便捷,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环境。”四川阿艾夫物联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汪立表示。她特别提到一个细节,将公司的总部从深圳迁往中西部地区是从公司的战略考虑出发,但落户双流,落户天府新区是一个综合的考虑。“当初,我们有西安、重庆、武汉等城市进行PK,也都进行过考察,但双流的综合实力最高。”她列举说,比如气候宜人、饮食多样并且不排外,“成都向南边这一大发展趋势也让我们将双流列为不二之选。”

  日本很奇怪,从工作一开始,就能算出这辈子的收入大概是多少,因为都是按工龄来给你涨工资,而不是多劳多得,所以贫富差距不大。

  不过,周某的行为也侧面说明了摇号细则中存在的一些漏洞。随后,杭州有关部门出台了相关政策,叫停了以公司名义买房的行为。

  市场总有起起落落,摇号改变不了大势。楼市进入“中场”,土地市场突遇“冷风”,紧接着,二手房和新房市场相继陷入观望。有投资客已经率先离场。

  “刚开始和别人一样,都是找那些红盘下手,特别是有盈利空间的,一律都去试试。”资深投资客D叔说,自己的摇号心态蛮好,没有“溺水三千只取一瓢”的特定目标楼盘,只要有利可图,A楼盘没中签可以换B楼盘、C楼盘,一切都可以时间换空间。

  D叔对楼市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敏感,在他眼里,虽然仍看好杭州楼市,但他也表示短期内自己会收手。对于投资客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提前判断行情,“直白地讲,现在短期炒作空间已经没了。我大概在6月份以后就不去参加摇号了。”

  D叔说,因为之前摇的几个盘都和二手房差价巨大,收益看得到。但随着市场进入深水期,红盘基本都去化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新开楼盘基本都是微利,甚至涨势不明朗。“我周边的投资客基本都撤了,有的比我离场还早。我们判断,接下来的一年,可能都会是高位盘整,甚至有可能会降。”

  摇了5次未中签的D叔,算了下自己摇号冻结的资金成本,“还不如拿去银行理财”。当然,投资本来就是博一博,会有风险,“接下来,我还会持续关注政策走向,资金会先放在相对安全的地方。秒速赛车平台:”

  DN榜:印尼“康普茶”竟卖出132万元! 多个英文域名六位数美金成交!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上大退休物理学教授,曾师从丰子恺学画,关于名画里的科学知识,问吧!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孔庆江教授,关于沙特记者遇害所涉及的国际法,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上大退休物理学教授,曾师从丰子恺学画,关于名画里的科学知识,问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上大退休物理学教授,曾师从丰子恺学画,关于名画里的科学知识,问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